(4.30~5.4)祝各位青年节愉快!更新通知!!

今日本馆终于开放了论坛功能以进行压力测试,并开始在各路好友间征召各板块版主啦!

  1. 主要测试了服务器稳定性以及功能完整性。
  2. 新增个人资料页面上的Message功能,你可以与好友在本站内畅聊。
  3. 增设权限功能部分展厅需要达到 收藏家 – 作者 权限以上 才可阅读完整内容。
  4. 论坛功能测试及版主招募开启!

目前博物馆处于起步阶段,博物论坛各大版块急需有耐心及责任心强的版主大大,若有意参与管理,请通过站下脚页提供联系方式提出申请!本馆需要你一份力量与支持!万分感谢!

注:申请过程中,请标注 有意负责的板块名即可。每个板块版主最高人数为3人,超限则中止此板块的版主申请。

—-八神氏

0

(4.29)公告 – 记忆博物馆正式落成!

此馆于2020年4月28日建成,主要展出内容为八神氏馆长所珍藏的影像资料及部分Hi-Res音源,并设有游戏专栏为有着共同爱好的朋友分享或讨论游戏提供了平台。诸多功能目前尚未完善,目前开放的功能仅有,

1.编辑用户个人资料

2.评论点赞功能

3.文章(展品)上传    等

后续会增添一些诸如积分制及权限等级之类的功能,敬请期待!

0

最终幻想7重制版 困难难度 指南

最终幻想7重制版的困难难度是白金的必经之路,另外,有超过总量三分之二的角色技能书都只能在挑战完成后获得。技能书拿全之后,武器的升级点就是满的,不需要再考虑升级点的分配。

那么要怎么才能稳过困难难度呢?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深入了解游戏机制,使用符合FF7remake游戏机制的思维进行游戏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革命纲领,很重要):
1. 仇恨机制: 通常来说,除了最终的菲拉三人组(菲拉三人组的特殊仇恨反而是好事,所以按下不表),Boss的仇恨是会自动聚焦在玩家操控的角色身上的,只不过依具体boss,转移的时间有所不同,有的boss会立刻转移,有的会在进行两三次指令后进行转移,但不管怎么说,只要长时间操控一个角色,Boss的仇恨一定会转过来,清楚了这一点,就不会因为对仇恨机制不了解而导致Boss战陷入被动。

2. 半回合制战斗:FF7remake虽然加入了大量的动作元素,但是核心机制其实是半回合制战斗,就算加入的动作元素再多,也只是充当润滑剂的作用。笔者这么说的意思不是说要完全采用半回合制的打法,而是想要提醒,用ARPG和ACT的打法来套FF7remake困难难度的战斗是不可行的。

因为首先,闪避的收益其实非常低,90%的招式闪避是没有意义的,闪避了基本相当于硬吃伤害,非常划不来,而角色主要规避伤害的方法还是依靠上buff或者直接防御。其次,对敌方进行硬直触发或者造成关键伤害的行为基本都是依靠魔法或者固有招式来完成的,这些都属于指令部分,也就是说关键输出的方式也是半回合制的。

综上所述,FF7remake的主要打法要遵循回合制的路子来设计。ATB条的利用至关重要,满了有需要就要用,不能靠纯莽或者松鼠心态无脑屯ATB。

3. 利用好系统加入的动作元素:还没写完,日后再更。

1+

年味

                                                              

2020年农历廿三,距离除夕还有六天。城市已经渐渐空旷开了。这时,在天上俯瞰江城,看不到雪花飘落,看不到阳光。只是雾蒙蒙的一片。

火车站人头攒动着,出城的人们托大箱提小袋,携老人带小孩。候车室里,有人用手肘抵着扶手侧卧在座位上酣睡着,有人把双腿搭在皮箱上,摆出最舒适的姿势熟练地刷手机,有人站在热水供应处,泡方便面。对于朱泵吉来说,这就是火车站特殊的味道。他走出站台,虽然心中还被期末挂科的痛苦困扰着,但家就在前方,年味儿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小的时候,他全家人都住在江城,春节都是他期盼已久的头等大喜事。

“我就是喜欢热热闹闹的。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全家人都搬进一座好大好大的房子,大家都住在一起,一起玩,聊天都方便了!”这是朱泵吉小时候的愿望。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觉得现在所谓的年味儿不浓了。坐在高铁上,眼前一幅幅幻灯片闪过,他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上的一篇文章:“为什么现在年味儿越来越淡了?”

正看着,他找到了答案,并且很激动地顺手点了收藏和转发。在朋友圈里配文:“年味儿,你去哪儿了?你回来呀!”

“现如今,随着科技生活不断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平时文娱活动太丰富,现在大家竟然已经淡忘了那种春节的年味,那种令人回味的童年回忆……”

坐在公车上,他从兜里拿出口罩带着。车厢里空荡荡的,举目望去,从摇摆的车厢尽头数过来,只有零零星星两三个看手机的人。

走在坡坡上,空无一人。拐角处的垃圾箱上,安详地躺着一只黑猫。风吹过街巷,刮着干枯的树枝,发出哗哗的响动。终于到了家。与朱泵吉想的不一样的是,家里竟然显得冷冷清清的。他放下冰冷的钥匙,脱下一直都带着的口罩,走了进去。空气净化器一直开着的。

“这里那有什么年味哦!现在到底啷个了嘛!”朱泵吉放下皮箱,心中的疑惑再次升起起来。

“妈妈,啷个今年又不挂灯笼又不写对联儿哎?”

“幺儿回来了嗦,我还以为哪个诶在那点儿干吼,今年没来得及,春节太早了。”妈妈抱起一盆衣服走出来。

“你们就是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嘛!肯定就是天天耍某音有时间,搞这些传统的东西就没得时间!我看啊,年味就是这样没得的!”

“哎呀,是是是,大学生!”妈妈笑着走过去,还哼着某音神曲。

“他是杠精本精??”走过去以后,妈妈暗想。

朱泵吉瘫坐在沙发上,从他那双无助又有些愤恨的眼神中,可以读出他对于年味消失极度的悲伤……

第二天,一家人出去玩儿一天。

“幺儿,快点儿,电梯来啦!”

朱蹦极带上口罩,反锁门以后跑到电梯里。

“哎呀儿子这一学期也累到起了,今天我们就出去耍一哈噻。”

我们来到了一座名字极富欧洲风情的小镇——红酒小镇。

妙哉!泵吉想着,漫步在中世纪的教堂边,倾听“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的喜庆歌声;走在西班牙马德里的街巷,从红陶筒瓦到手工抹灰墙,那样海湾式的建筑上,贴着一副大对联;那哥特式建筑的塔尖儿,挂满了大红灯笼,估摸着有十个左右。

一路上,到处都是灯笼,对联,和“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朱泵吉心中一怔,正准备拍手叫好。但在那一瞬间,他以一位当世大学生应有的辩证思想批判了自己的肤浅。

虽然很喜庆,但是还是不够年味儿。

他们一家人来到了蹦极台边的观景台上,望眼欲穿地看着天空。

“雷迪斯俺的肩头慢,今天,我们红酒小镇的蹦极台,正式开业哒!为了迎接鼠年的到来,我们领导专门指示,要让一块猪儿来先跳一下看,要跳出年味!接下来,有请猪蹦极!”

一头两百斤的猪,被几个汉子五花大绑,吊在绳子上。猪一动不动,漠然地看着远方,心里一定回忆着猪生的点点滴滴。

忽地,猪从天上飞也似地坠下来。猪在好几十米的高空荡上荡下,四足狂甩,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引得旁边的人哈哈大笑。朱泵吉心中在抽搐。他感觉自己就好像那一头猪,在空中狂甩,飘忽不定间,却早已经深陷于这绝望的泥沼之中。在学校很多不顺心,被挂科死死威胁,回到家中却又没有嗅到哪怕一丝能令人镇定的年味儿……

他撇过头对爷爷说:“爷,啷个现在的这些人那就不去寻找春节的意义,也没有去认真对待这些节日了。唉,我小的时候喜欢放鞭炮的很,现在也不准放了。真的是因为现在物质太丰富了还是说人们的骨子里文化意识已经不强了?”

爷爷虽然已经八十有余,他那有些凹陷的眼睛却更能折射出一种理性的深邃。爷爷十分专注地看着他。半晌,干涩的嘴唇终于动了一下:“我没有带助听器。”

朱泵吉真想蹦极了。

他只得又一字一顿大声地重复了一遍。爷爷听得似懂非懂,但突然大笑起来。

“你把口罩取下来,再深吸一口气。”

朱蹦极不情愿地照做了,正当他有些疑惑时,爷爷说话了:

“哈哈哈,幺儿,这个味道儿不就是年味儿嘛。以前放鞭炮有年味,现在不准放鞭炮了,也一样有一股年味呀。只要想过年,天天有年味儿,不戴口罩就行了嘛。这PM2.5它不香吗?”爷爷拍了拍朱泵吉的肩膀,咧开嘴笑着,“快点看那个猪猡猡!哎哟,那个叫声真有年味。”

朱泵吉又深吸一口年味,问路过的工作人员:“你好,这头猪在蹦极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什么的?会不会影响它之后的生活?”

那个工作人员诧异地看着他:“烤排骨它不香吗?”

—————————————————————————————

番外:

朱泵吉一听,觉得好残忍(馋人)。他扔了口罩,抱着“只争朝夕的信念”贪婪地享受起了年味来。

结果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朱泵吉虚弱地看着家人。伴随着急促的的呼吸,口罩高低拉扯着,他已经瘦弱不堪了。体重从150斤骤降到了149斤,食欲也不好了,晚饭只吃五个汉堡。

一家人默默地看着泵吉。

泵吉默默地看着全家人。

本来以为是一个很煽情的场面,朱泵吉努力地刺激着泪腺,好让导演来个特写镜头。但一家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好不尴尬。

“妈,老汉儿,爷爷,你们不该哭一哭吗?”

一家人诧异地看着他,面面相觑,准备了一分钟以后,顿时泪奔。

他立刻奄奄一息地把手伸出来,虚弱地说道:“我……2020年,还有最后一个愿望,但愿够实现……我……我想到故宫里面去学驾照。”

(咔!)

2020年1月初作,想那時候,口罩只是用來防霧霾啊。

0

危城

          

危城南京的暮秋

直到淞滬會戰的爆發,南京人才反應過來,戰爭真的開始了。直到淞滬會戰接近尾聲,南京人才反應過來,南京已然成了一座危城。

年輕的軍官王忠夫和金陵女子大學的學生蘇淡水正坐在玄武湖上的遊船上。初冬時節,說是已經沒有什麼景色,也說是別有一番風味,可此時誰人又有這賞景興味呢。二人在船上一言不發。船槳在不知情時候已經淹沒在湖上,船隻好在湖上靜靜地,前後緩緩蕩漾著。

“忠夫,我們這樣漂著,豈不是成為空襲的目標了呀?”蘇淡水空望這一湖水,說道。

“日本的炸彈肯定不會對我們這一葉孤舟開懷送抱吧。”忠夫伸了伸腿,打哈欠。

說著,幾架日機從玄武湖上掠過去,隨之而來的是震耳欲聾,延綿不斷的警報聲。二人嘴上說著不怕,心裡還是怕,赤裸裸地暴露在湖心上,萬一那個鬼子心情不好,非要炸你呢?趕忙從大衣中把手脫出來拼命划船,中途還險些側翻。

民國二十六年的南京人,早已經對日機的空襲習以為常,說不好聽點兒,有些麻木了。

 上岸後,二人在街邊一個館子裡吃了飯,期間又響起了空襲警報。店裡面也鮮有人倉皇出逃,大都氣定神閑地和眼下的食物做著鬥爭,哪有時間去管鬼子的飛機?王忠夫正和蘇淡水聊著自己的軍旅趣事,警報忽然轟鳴大作,耳朵裡持續了幾分鐘的混沌,待到世界安靜下來,有種耳聾被奇跡治好的初感覺。剛才的話題也無從談起。

“今天我休息一天,晚上我派車送你回學校,我就回參謀部去,好不好?”俄頃,王忠夫問道。

“啊……不要嘛。你們部隊是留在首都還是去……”她顯得沮喪,就像他們從未分別一樣。

“應該是留在南京。拿不准。”

吃過飯後,二人手挽手著走在大街上。民國二十六年暮秋的南京,雖然不比昔日,但依然人潮如織。在街上亂晃悠,總比在家裡悶著強。街上形形色色的人。當時,流行女學生找軍官作情人,飛行員最好啦。像是身著戎裝的忠夫和學生裝的淡水類的情侶,那條街上都有好幾對。

有從各地趕來勤王的部隊,神色各異,軍服各異。也有不少遊行的學生,大街小巷地張貼“抗日”字報。當然,這從那年初開始就是一個常態,時至今日,愈加猛烈了一些。零零落落的報童使勁扯著嗓子喊 號外號外,吼著淞滬戰況。

那時候多數人還是願意相信中國軍隊把日軍擋在了上海。南京可以高枕無憂。但很快,南京將變成一座危城。

臨近傍晚,他們去一家旅館開了一個房間。二人坐在窗邊,看著窗外暮色。遠處的秦淮河上,渾圓熾日下,它自己還燃燒著,兩面鋪展的大地卻已經暗下來了。力不從心。

視角周圍都是些小洋樓,樓下幾個人力車夫立在燈下,還有幾個花枝招展的女子,秦淮河畔的歌女。

忠夫翹著二郎腿靜靜坐在沙發上,抽著香煙,蘇小姐坐在他的旁邊,雙手搭在他的肩上,一起看著窗外。不一會兒就咳咳起身,把兩扇窗子都打開,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溫書。

抽完三根香煙,忠夫站起身去漱口,咕嚕咕嚕。皮鞋走在鋪有地毯的地上,噗嗒噗嗒的,還能隱約聽見地板嘎吱吱嘎吱。淡水正在聚精會神地看書,她把雙腳也守在椅子上,不時用手挑一下可愛的短髮,小小的圓框眼鏡垂下來些,更令人想要憐惜。忠夫坐在床上看著她,待她回過神,忠夫已經將她抱到了床上。在空中,她才發覺並驚叫著,手裡的書掉到了地上。此時,窗外早已被暮色填充滿了。

此時的靜夜,再沒有日本飛機來打擾。

雲雨之後,淋浴畢,二人收拾好東西,簡單整理了一下房間,匆匆下樓,房間裡仍然彌留有香煙和香水的氣息。

此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兩人還沒有吃飯,街邊還沒有關門的小店裡草草吃了幾個餅子。

吃罷,蘇淡水用手絹抹抹嘴,王忠夫也接過來擦嘴,索性不還了。她垂下頭去笑著,伸出手說:“把你的給我吧,我回去幫你洗洗,下周給你。”

王忠夫掏出了自己的髒手絹。

在等車,這個時間可不能浪費。二人吻在一起,舌頭的燥熱,牙齒的濕潤。

把淡水送回宿舍已經十點了。

“下周我們再私會嘛。”臨別之際,蘇小姐扯著忠夫的衣領子嬌聲道。

“下周恐怕不行了!此去可能會有些時日見不到,你也知道,現在打仗打得緊。我的小淡水!”

“那……要多久?”她眼巴巴著,眼淚都要出來。

“十二月十日吧!我會和你通信的。”他笑著說,他根本拿不准。十一月以來,淞滬前線便告急了,此時此刻,許多部隊都要開始撤退了。大約在十一月中旬,首都的學校等部門可能就會往內地遷。盡可能往遠處說吧,她若能早早離開了這危城自然是好的。後話嘛,忠夫也不清楚。

“唔……拉勾呀!”淡水又笑又罵地原地跺著腳。

“走了啊。”忠夫說完,就上了車。二人仍然對視著。忽然,淡水又打開車門坐上來了,死活不下去。忠夫笑著:“好你這個大學生!”

淡水不語,只臥在他臂膀裡。

當晚她在參謀部留宿,次日早上有課,才依依不捨地坐黃包車離開。

王忠夫在家鄉有妻子。那是一個小腳女人,自己被包辦婚姻後,高中才畢業的王一怒之下離家南下去讀黃浦軍校去了。後來才來到了南京,期間他只在父親去世的時候回過一次家鄉。在這次春節,他決心要回鄉去結束那段沒有愛情的婚姻。

儘管蘇小姐對此一無所知。

民國二十六年的暮秋之暮,金陵女子大學師生往成都去了。蘇淡水回到了滁州家鄉。不少百姓都逃出了南京。唐生智將軍在南京,“誓與南京共存亡”,並且要破釜沉舟,將城外河上的船全部遷走。

時至十一月二十八日,無錫,常州,廣德相繼陷落。

十二月一日,江陰要塞陷落,南京保衛戰正式開始了。

危城南京的初冬

這些時日,忠夫還是每天給淡水寫一封信,有長有短,因為戰事,可能要好幾天才能送達。淡水這些天賦閑在滁州家中,也給忠夫寄去些信。若是夜幕降臨來,能收到一封來自南京的信,心中也有了慰藉,只是這信的時間已經是幾天前的,講的也是幾天前的戰事,心中讀完也不免有些慌張。這完全不同於以前的信。以前,放課後能收到一封忠夫的信,那是多麼輕鬆快活的事情!

十二月十日到了,早上,淡水拿著十二月三日的信,說是出門會友,還有些興奮地便往南京趕。

“明天我要去南京。”前一天晚上,蘇小姐和女伴在家鄉遊山時候,坐在山間竹林亭說起。

“去南京幹什麼?你又要犯什麼病!”女伴笑著打過去。

“你不管就是好了呀。我只是去見見忠夫。當個戰地記者也好,嘻嘻,我給你拍些國軍阻擊日寇的影像回來呢!”淡水歡喜地笑著,“你可別給我阿母講的呀,不會有事的。”

到了南京附近,那城外江邊人山人海的在等船,要出城。蘇小姐正回想著昨天游山時的情景。船卻出奇的少,人們卻是急的很。城市上空彌漫著濃烈黑煙,人看著,可以感受到劈劈啪啪的燃燒。聽見隆隆的重炮聲,和密集的槍聲。還不時有炸彈爆炸在江上,一船的人就血肉模糊地漂在在江面上了。

淡水當然覺得害怕,但她相信,日軍會被中國軍隊抵擋在南京。唐將軍當時在南京城中寫的佈告她是讀過的,讀過的人無一不為之振奮,誓與南京共存亡!再一想到忠夫,心懷理想主義的她決定過江去。

江的這邊倒是停著些零零星星的船。淡水急急忙忙地跑到一艘船旁,“老人家,我能不能過河去呀?”

   “去對岸作甚麼?好不容易過來了,有東西遺落也不要管了小姐,這時候,有什麼比命更重要呵!”

“老人家,我求你好嘛……請你搭我過去吧,一定如數付錢!”蘇小姐有些焦急,將眼鏡取下來,央求地說著。

“小姐糊塗!將軍都要跑了,那城裡還有甚麼留戀的!唉,成吧。”

“多謝了!”她從包裡掏出些錢來。

說著,老人撐著船往江對面開。暮色昏沉,斜陽欲墜,江面如血。岸上依然人聲鼎沸,炮火依然不斷,不僅不減,反而愈加猛烈。蘇淡水黯然站立在江面上,你以為她在後悔嗎?她並沒有,她雖然傷心,也想著,唐將軍真的要跑了嗎?

陣陣江風拂面,她的頭髮亂了。;老人家在前面弓著背一言不發,兩隻粗糙帶血渣的手上青筋暴起,不時吆喝著。

船靠岸,淡水前腳剛一下船,紮堆的人群就湧了上來,那小船一下子就翻了。蘇淡水沒有回頭,也不知道後話如何。可憐那老人家當場活生生給壓死了,也可能被淹死了。

守城門的看到有一個姑娘家家的竟然往南京城裡來,不禁困惑。

“同志,我…要進南京城。”

她沒有別的證明,只好拿那封信上王忠夫的簽字和印章給那兩個士兵看。

士兵放她進去了,“那,參謀部現在在哪裡呀?”她問道。

“我們這兒有一台電話機,我給參謀部接一個電話聯絡一下王長官。”

電話打通了,也說明了情況。“參謀部的位置我也不大清楚,應該還沒有變動。”

整潔可愛學生妝扮的她進城了,那些士兵還不時回頭,看著這和危城格格不入的女學生。

一路上,都是瘋狂逃竄的人。有神色張惶的士兵,多數都缺胳膊少腿兒,有拖家帶口的,那些嬰兒看著淡水,眼神迷離。有走散的兒童在街邊哭泣著。馬路上也有死人,有的是要死不死的被扔在路上,有的是被踩死的。在對岸那會兒,槍炮聲與她還有一定的距離,而現在,她已經身處其中了。

“啊!”尋找途中,蘇小姐沒有注意腳下的一根橫斷木棒,向前一趔趄,右腳崴著了。

焦急萬分地在南京城中找了好久,始終沒有見到參謀部。南京城已經面目全非,千瘡百孔。她拖著傷腳穿過往城門緩緩移動的難民傷患。

夜色下來,她坐在南京的馬路牙子上。她默默地哭著不想作聲,用白袖子擦拭著眼淚,拿忠夫那條手絹擦著鼻子。只好到一棟房子裡去留宿。她舉頭一看,這不正是參謀部!她走進去,裡面竟已經擠滿了難民,擠得人寸步難行了,正在嘰嘰喳喳得聒噪。空氣中始終彌漫血腥味和不可名狀的味道,還有人嗔喚的哀鳴,這密閉的空間裡就更濃烈刺耳了。淡水禁不住打了幾個幹嘔。

她驚慌失措地看著周圍的一切,一面用纖細的手指捂住鼻子。裡面還有有兩個身著戎裝的人。她問道:“同志,我是來找王忠夫的,上午在城門給參謀部打電話的,他,人還在嗎。”蘇小姐說話已經開始遲疑而無力,周遭事物會令人感到不知始終,對一切誤判。

“不曉得!一個小時前才轉移。不曉得死了還是跟著一起跑了,留著點兒東西還有些在左邊櫃子裡,待會兒我們要把那些櫃子扔了,不然…人擠不下了。”回答者伏倒在桌子上,看也不看一眼地回答,他好像在睡覺。

淡水翻了翻櫃子,裡面有忠夫的證件,還有幾張她的照片,以及幾封沒有發出來的信。她的臉竟然紅了。但誰都知道,民國二十六年十二月的南京,這樣是可笑荒誕的,此人竟然還有勁兒來臉紅。

深夜。坐在雜亂的參謀部的地上,房子裡擠滿了來自南京各處的難民。這裡被劃分為了不設防區,一些歐洲人在這邊建了難民營。整個房間裡都充滿了腐臭和血腥味,在黑夜中蠢蠢欲動。人們一會兒嘈雜,一會兒又安靜的不得了。還不停有人過上過下。蘇淡水痛苦地蜷縮在牆角,“我本該在成都念書的…”你問此時的她後悔嗎,應該是有些。她正傷心著,念念不忘王忠夫。

在那裡出不了城。人滿為患,因為唐生智之前的“破釜沉舟”策略,江面上船少,所以一天也過不了多少人。隨著南京城被打得滿目瘡痍,來不設防區的難民也越來越多。,在那潮濕的房子裡,至少擠了好幾百人,老鼠蟑螂們也在一起。每一間小房子裡,都蹲了好幾十人。人們有的擠不出去,在房子裡解手。有的人有病,有的人沒吃上飯,有的人被踩死,在房子裡就死了,屍體也搬不出去。如此環境,淡水也染上了疾病,加之一直蜷縮在角落,腿也麻得不行。幾日下來,蘇淡水的精神已經完全崩潰了。

從來不生蝨子的她,頭髮林也長滿了,奇癢無比。到了最後,她已經沒有力道去撓,也再沒有力氣來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了。心裡一直念著 “明知是徒勞,還要來南京”。剛開始,她還會和周遭的人說上兩句,現在,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彼時流眼淚,有人看,有人憐惜。現在也沒人看。

年輕美好的少女,為了愛情重返危城而被困其中。口乾舌燥的她覺得自己精神已經有些失常,常常看到一些童年在家鄉和同伴玩樂,在大學上課,參加活動,和同學們一起在南京城出遊。和王忠夫一起在周日夜場看電影的場景,如夢似幻,死死折磨著她。

曾經嬌氣的小姐,在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的倔強中絕望著。

唐將軍早早地就撤出了南京城。參謀部大都跟隨將軍離開了,這個時候恐怕都已經到武漢了。十號上午,淡水來電時,王忠夫就在參謀部裡,直到轉移,他都沒有等到蘇小姐,只有跟著大部隊一起撤退了。

十三日,日軍攻破了南京。人們更如潮水般要出城去,卻被限制了。因為要讓軍官們先撤。蘇淡水強忍著身上的病痛,也和人群一起被擠在門口,她不高,卡在人群中。聽到前面嚷嚷:“軍官先過城門!其他的都給老子別急!要麼和老子們一起走,要麼和老子們一起死!”

她猛然想到了王忠夫的證件,就拼命地往門那裡拱,盡自己最大力氣嘶喊著:“長,長官先生!我有證!出城!”

人群紛紛讓開。她痛不欲生,拖著病軀趔趄著出去,眼角留著淚水,她一點不敢看兩邊的難民,特別是那些眼神單純的孩子。其他人都默默看著這個,臉上好像一點表情也沒有。

外面依舊堵著,但至少已經出來了,淡水心靈上竟然感受到一絲快活,儘管身上劇痛難忍。混亂人群堵了好久,好多人遭踩死,都遲遲過不了江。蘇淡水一直凝神看著前面,不時環顧四周,一是為了看船來沒有,而是為了看看能不能找到忠夫。

終於,不遠處,一艘大船緩緩駛來。

夕阳下,紅日旗飄揚著。

當人們正端詳著那船,數不清的子彈就已經掃了過來。城裡過來的日本兵把堵在城門口的全部往城中心趕。

蘇淡水胸口上被流彈射上,倒了下去。渡口周仍然有一些中國軍隊在做最後的頑抗。王忠夫也在其列。

也許是因為淡水,也許是一絲不知何物的殘念 ,他在出城之際决心留在南京。和剩餘的一些殘軍在城中和日軍巷戰。

王忠夫最終被一個日本兵用刺刀狠狠地刺穿了肚皮,腸子都流了出來。

殺光了江邊的所有人,這一支日本兵開始清理,興奮地擦拭著刺刀準備進入南京城。

在民國二十六年的初冬之初,淡水和忠夫被拋到了一起。

                                          

庚子年四月廿七于成都

1+

公主连结 狂乱魔熊(四王)攻略

狂乱魔熊的输出高,三星狗拳不适用于前排当T,故不推荐四王用换T队。

适用队伍

1.充电狼队(最适用于此王)

tp弓(栞)+充电宝(咲恋)+狼(真琴)+狗拳(香织)+黑骑(纯)

2.深月狼(需熟练摸轴)

暴击弓(玲奈)+深月+狼(真琴)+狗拳(香织)+布丁(宫子)


时间轴

1.充电狼队(最适用于此王)

(若BOX练度过得去,可AUTO刀,忽略此轴)

1分07秒:狼UB

1分03秒:tp弓UB

0分52秒:狗拳UB(黑骑冲撞破防后)+黑骑UB(调整黑骑轴)

0分46秒:狼UB+充电宝UB

0分43秒:tp弓UB

0分28秒:狼UB+狗UB

0分23秒:黑骑UB(调整黑骑轴)

0分8秒:狼UB

0分1秒:(黑骑冲撞破防后)tp弓UB+狗拳UB+充电宝UB

充电狼队 模拟战演示输出

2.深月狼队(需熟练摸轴)

0分57秒:狼UB

0分51秒:狗拳UB(深月法阵破防小箭头出现后)

0分50秒:暴击弓UB(暴击弓自身小技能加攻后) + 布丁UB

0分45秒(附近):深月UB (视情况而定,会影响到最后能不能破防UB调整轴)(建议多模拟)

0分30秒:狼UB+狗UB

0分14秒:暴击弓UB

0分1秒:深月UB + 狼UB + 狗拳UB + 布丁UB (深月UB千万不要在破防技能出之前放)

(注意:低速!!!强调!!! 低速微超,不然很容易翻车)

深月狼队 模拟战演示输出
0

半泽直树同款夜景——神户之行

2018年的时候日本概论的老师带我们去神户见(旅)学(游)。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去了一些自由行或者跟团游不怎么会去的地方。

首先是去了阪神高速的震灾资料保管库。这里是由阪神高速公路公司修建,保管了1995发生在神户和大阪的7.5级大地震的一些资料。除了叙述性的历史记录以外,该保管库还收集了在阪神大地震中被损毁的建筑关键部位,并分析了被损毁的方式,以便在之后的建设中避雷。参观的过程中有保管库的工作人员带领并讲解。但是建筑类术语较多,内容比较硬核,商科生表示只能听个热闹。我当时在保管库拍的照片在日本的相机上没有带回,将来有机会补上。

  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这个链接看看,里面有保管库的VR参观视频 https://hanshin-exp.co.jp/company/torikumi/kouken/shinsaishiryoukan.html

之后去了六甲山,六甲山在神户北端,神户的市区的一部分也是依靠六甲山而建。六甲山上有大大小小的各种展望台,基本都朝向南方,也就是神户,大阪方向。六甲山展望台的夜景闻名日本。日剧收视王《半泽直树》的其中一个桥段就是拍摄于此。

电视剧《半泽直树》剧照

下面是我的实地拍摄,虽然不是同一个展望台,但视角基本相同。

从六甲山眺望神户和大阪

想知道地址的小伙伴可以在谷歌地图搜索 :東六甲展望台

六甲山海拔高度九百米左右,气温低于神户市区,在山上停留时间久的话需要准备衣物。

下面再放一些神户之行的其他照片。

从六甲山半山腰眺望神户市区

六甲山的一个水库
日本庭院 ——相乐园

经过阪神高速时拍的大阪天际线

以上。

3+